从D10天府的横空出世 看成都地标进化之路

作者: 分类: 奇闻 发布时间: 2018-06-07 07:47
本周末,新希望·D10天府将正式亮相。随着该项目的面世,成都的住宅制高点将被刷新至229米,成为中国内陆第一、亚洲第十高的住宅。无论是太古里-东大街的地理位置,还是破纪录的住宅高度,都可以确定——新希望·D10天府向着成都的新城市地标发起了冲击。同时,D10天府也引起了锐理数据的关注,引发了我们对于“地标建筑”的深层思考。

  美国杰出的城市规划专家凯文·林奇(Kevin Lynch)在其著作《城市意象》中提出,构成城市形态的五大要素为:道路、边界、区域、节点、标志物。前四者构成基本的城市形态,标志物则让城市“令人难忘”。这里的“标志物”就是我们常说的地标建筑。

  抛开建筑本身看经济价值

  城市化与地标呈现“正相关”

  地标,是一个城市的门面、名片和形象代表,能使人在最短时间内对一个城市产生最深刻的印象。一般来说,地标建筑都诞生在经济、金融、文化等元素长期积淀的土地之上,它们与城市经济共生共长。

  城市经济发展催生地标建筑。全球地标建筑的一大规律是:城市化程度与地标建筑的数量、质量和知名度呈正相关。原因在于,地标建筑大多设计难度大,修建资金要求高,后期维护运营成本高,因此城市经济越发达,其对于地标建筑的吸附能力就越大。

  地标建筑推动区域经济发展。成功建成并良好运营的地标建筑会对区域经济进行反哺。

  一是反哺城市经济。古根海姆博物馆在西班牙小城毕尔巴鄂市落成后的二十年间,带着毕尔巴鄂走出了洪灾与经济危机阴影,并一步步走向宜居的艺术文化之城,荣获了2009 年首届“李光耀世界城市奖”和2004年的世界最佳城建规划奖。这就是著名的“古根海姆效应”。

毕尔巴鄂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(图源网络)
毕尔巴鄂市的古根海姆博物馆(图源网络)

  二是反哺区域经济。最典型的当属上海陆家嘴(600663,股吧), 金茂大厦、环球金融中心、上海(楼盘)中心三个标志性建筑出现后,各类知名企业迅速聚集,推动陆家嘴成为了世界级的CBD。

  地标建筑本身身价不菲。成功运营的地标建筑相比于普通建筑物,更是身价不菲,这一点在商品房地产领域表现得尤其明显。以全球的著名地标建筑为参考可以发现,其售价均远远超出周边普通房价。

全球知名地标建筑售价
全球知名地标建筑售价

  地标建筑强大的经济效应已毋庸置疑。随着城市的发展以及市场竞争的加剧,如何打造出有特色、有价值的、真正的地标建筑,是房企面临的新课题。锐理数据认为:新时期的地标建筑,在“摩天高度”之外,还应有更丰富的建筑类型,更严谨的位置选择以及更深刻的文化内涵。

  从1.0向3.0时代进阶

  文化一直是地标建筑的核心诉求

  文化内涵是不同城市不同地标建筑间形成差异与特色的关键,真正的地标建筑,既能带动经济发展,也能带动文化传承。北京(楼盘)古有紫禁城、颐和园,今有“大裤衩”,这些标志性建筑植根于北京深厚的文化,闻名全国,形成强大的经济效应。

紫禁城(图源网络)
紫禁城(图源网络)

  建城至今已有三千余载的成都,从古老的“天府之城”发展到如今的新一线城市之首,经济水平越来越高,文化底蕴也越来越深厚,地标建筑也在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:

  1.0时代:核心区位型。老成都最早的地标建筑可以追溯到14世纪的蜀王府。公元1371年,朱椿被封为“蜀王”并建造蜀王府,蜀王府位于今天的天府广场北侧,因皇宫般华丽的外观被老百姓(603883,股吧)称作“皇城”。蜀王府确立的成都正南北向中轴线被保存并沿用至今,这里也是天府广场最早的雏形;

20世纪50年代 已被改为成都市政府办公地点的皇城(图源网络)
20世纪50年代 已被改为成都市政府办公地点的皇城(图源网络)

  2.0时代:产业驱动型。随着中国产业结构的调整,产业经济受到重视。在这一阶段,成都开始诞生新一代的城市地标建筑,比如绿地468和熊猫大厦都属于这一类型,以周边的产业经济作支撑;

  3.0时代:经济文化双驱动。随着成都城市地位的提升,单一的价值难以支撑新的地标建筑的诞生,唯有抢占经济与文化的双重高地,开辟新的地标经济时代。

  此前成都的地标建筑属于2.0时代,基于以上分析,成都地标建筑的 3.0的最佳孵化地在哪里呢?

  透过历史看现在与未来

  地标的高度厚度温度缺一不可

  成都地标建筑3.0,一看地段优势,二看经济支撑,三看文化底蕴。

  从地理位置来说,新地标建筑位于城市发展中心的可能性仍最大,一是传统市中心天府广场周边,二是新中心天府新区。尤其是前者,其城市配套已经很完善,成熟度高,人口密集,具备迎接地标建筑的条件。

成都市域五大功能区分区图(图源网络)
成都市域五大功能区分区图(图源网络)

  从经济支撑力来看,在2016-2035版的成都新总规中,成都的核心功能之一是金融中心。位于市中心地带的东大街“金融一条街”是一个集商业、文化创意、居住、金融服务等于一体的金融发展中心,被誉为“西部华尔街”。这里将聚集世界500强企业,200余金融机构入驻。在金融产业的支撑下,东大街财富高度聚集,经济活力和产业红利可见,未来对高净值人群的吸引力可观。

近300家金融机构入驻成都东大街(范舒)
近300家金融机构入驻成都东大街(范舒)

  从文化底蕴来看,在成都的新城市总规中,还提到了一项重要工程——打造天府锦城,彰显“老成都、蜀都味、国际范”。天府锦城包括皇城片区、少城片区及大城片区,正是成都千年立城的历史文化源点。

天府锦城示范图(图源网络)
天府锦城示范图(图源网络)

  因此,以上区域都有承载新地标的资本与能力。尤其是在天府锦城与东大街金融街(000402,股吧)的交汇区域,资本与文化的双驱动之下,新地标的诞生合情合理。锐理数据认为,诞生于此的新希望·D10天府,在“成都新地标”的评选中,非常具有竞争力。

新希望·D10天府意境图
新希望·D10天府意境图

  从目前D10天府披露的部分信息来看:

  第一,地标建筑应体现出地理区位优势。新希望·D10天府西临天府锦城区域,构成天府锦城的为三大片区,即皇城、少城与大城。

  如今的成都市中心,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。公元前347年,蜀国开明王九世在今天府广场以北建立“北少城”,公元1371年明·蜀王府落成,这便是如今的“皇城片区”;公元前311年秦惠文在蜀王城的南边和西边分筑"大城"和"少城",后清政府在该遗址上修建“新少城”,形成如今的“少城片区”;老成都则以此为基点向外扩张,皇城和少城周边逐渐繁华,这便是如今的“大城片区”。

由明·蜀王府改建的清·贡院(图源网络)
由明·蜀王府改建的清·贡院(图源网络)

  可以说,皇城、少城与大城共同构成成都三千年历史的起点,记录着成都的城市变迁,记载着成都的文化积淀。根据规划,天府锦城将打造为成都的文创博览传承区、旅游民俗体验区和商业时尚休闲区。因此,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或者未来,无论成都版图如何扩张,这里都会是成都的城市核心之一。而在D10天府的东侧,则是东大街,在经济与文化的双重驱动下,该区域的发展后劲足;

地处天府锦城和东大街交汇区域的新希望·D10天府
地处天府锦城和东大街交汇区域的新希望·D10天府

  第二,地标建筑在功能上应该具有超前性和包容性。D10天府不是某个单一的商业体或者写字楼,而是汇集商业、公寓、住宅为一体的综合体,将打造为成都一个新的文化活动和经济活动平台;

  第三,地标建筑要引导一种新的活力、新潮的体验。实际上,在对地标建筑的定义中,并没有局限于某一种形式。成都近几年的新地标建筑具备的两个特点,一是高,二是都是写字楼。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地标建筑也是建筑本身的一种创新,并非所有的现代化地标建筑都该是摩天写字楼。一个新的思考是:我们能否将摩天大楼的科技体验、舒适体验和尊贵体验引入到人居领域,引领新的生活方式?

  答案是:可以。

  新希望·D10天府另辟蹊径,着眼于人居领域,其最高一栋住宅楼的高度达229米,这是目前亚洲第十、中国内陆第一的住宅楼高度。D10天府的目的在于,将成都人居体验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,带给成都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。

新希望·D10天府意境图
新希望·D10天府意境图

  6月9日,新希望·D10天府将正式亮相,成都城市地标3.0时代,将由此开启。

   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锐理数据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